6.96.9
 
  • 力荐
  • 推荐
  • 还行
  • 较差
  • 很差
晁盖电影完整版,www.2222bicom

晁盖电影完整版

我也要给这影片打分:
  • 很差
  • 较差
  • 还行
  • 推荐
  • 力荐
还行
温馨提示:[DVD:标准清晰版] [BD:高清无水印] [HD:高清版] [TS:抢先非清晰版] - 其中,BD和HD版本不太适合4M以下的宽带的用户和网速过慢的用户观看。
[西瓜影音]:需要安装播放器才能观看点击下载最新版本

晁盖电影完整版,www.2222bicom剧情简介

正值麦收。一望无际的麦田边,晁氏家族按照惯例举行祭神仪式,祈求赐予麦收的好天气。晁家是郓城县屈指可数的大户,拥有上万亩良田,还经营着庞大的地下交易。兄长晁文当家,生性暴躁;兄弟晁盖遇事果决、缜密,凡事多要倚仗他。兄弟俩性格虽迥异,但感情甚笃。 今年天时不利,难有好收成,晁盖乐不起来。就在晁文擂响开镰大鼓时,有人跑来向晁盖通报,晁盖带几个庄客匆匆赶往出事地点。寻衅滋事的是另一大户黄凤鸣的公子黄达。黄凤鸣城府极深,作风强硬。黄家与晁家地界相临,晁盖赶到时,黄达带人将界标往晁家一方挪了几十米,正用大锤往地里钉。这样一来,晁氏家族将损失上百亩良田。 土地是命根子。晁盖不由分说,拔出界标搬回原地。黄达年轻气盛,不料晁盖棋狠一招,掐住他脑袋当锤子,硬是把界标一下下砸进地里。黄达瞎了一只眼,脑袋变成了烂柿子。 一个月以后,晁文花钱运动,晁盖得以出狱。走出牢门,一辆豪华马车在外面等着他。兄弟俩乘坐马车路经田野,麦子已经收割殆尽,打谷场上伫立着麦秸垛。晁盖下了车,亲眼见到界标仍然竖在原地,这才放心。晁文认为黄家不足以与晁氏家族对抗,晁盖不置可否。 晁文没想到,晁盖会让他再捞一个牢友出狱。 所谓牢友,其实只是在晁盖出狱前一天才认识的。放风时候,此人神秘出现,向晁盖透露自己掌握一笔发大财的买卖,交换条件是晁盖把他弄出大牢。 几天后,当那个长着乱蓬蓬红卷发的脑袋从牢狱大门冒出来的时候,晁盖正站在对面等着他。 这人叫刘唐。刘唐当过兵,不愿干,逃到了郓城地界,事发被捕入狱。他知道晁盖为他花了五十两银子,按照事先约定,他将那个神秘的消息告诉了晁盖。原来,最近将有十万贯生辰纲运往汴梁,郓城是必经之地。所谓雁过拔毛,哪怕掉点渣儿,都享用不尽。刘唐的提议被晁盖拒绝。晁盖很清楚,晁氏家族的利益,与郓城官府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,他需要和官府维持某种默契。权衡利害,他瞒着晁文放弃了这宗“大买卖”。 晁盖并未埋怨五十两银子打了水漂,相反还另赠五十两银子给刘唐当盘缠。然后,他和晁文应邀赶赴县府。 晁氏兄弟乘马车来到县府,在这里等待他们的,是知县袁某、县尉冯一刀以及黄凤鸣父子。袁知县主持这次会晤的用意,表面看来是斡旋晁、黄两大家族的矛盾,实际却是压制晁氏兄弟。果然,借朝廷官粮吃紧为由,县府向晁氏家族加征三千石小麦。如此一来,比更改界标的损失还要大。另外,袁知县狮子大开口,向晁家“借”现银五千贯,用作蔡太师的生辰贺礼。晁盖意识到来者不善,试图扭转被动局面,但对方已结成联盟,一同施压,晁文当场与他们闹翻,最终不欢而散。 天色已晚,晁氏兄弟乘车返回。晁文仍忿忿然。晁盖觉察山雨欲来风满楼,为做好应对不测的准备,兄弟两人兵分两路,晁盖中途下车,前往料理晁家在城中开设的生意。 晁家经营着郓城最大的赌馆。晁盖在这里遇见了刘唐。刘唐念念不忘那笔大买卖,留在郓城伺机而动,逛窑子、泡赌馆,晁盖给他的五十两银子所剩无几。 晁盖刚吩咐看场子的手下提前打烊,混在赌客里的几个人故意口角、斗殴,场面大乱。象事先设计好的一样,县尉冯一刀带人闯入,以聚众滋事为由查封赌馆。 与此同时,晁文乘坐的马车驶出城外。月黑风高,一枝利箭破空而至,射死了马夫兼保镖。接着,路两边涌出弓箭手,朝着车篷万箭齐发…… 黎明,晁家的庄客象往常一样打开庄门,惊呆了—— 所谓老马识途,辕马驾车回到了庄上,端坐在车篷里的晁文已经被射成了刺猬。 晁盖闻讯赶到,一语不发。他知道,对方已不宣而战,自己无路可退。而这一切的幕后指使,就是官府。 在晁文的葬礼上,袁知县、冯一刀、黄氏父子悉数出现,名为吊唁,实为刺探虚实。晁盖压住怒火,不露声色。晁盖的生存原则历来是——你不仁,我不义,这时候,他已经下决心积蓄力量,给对方以致命打击。 晁盖开始物色帮手。他看中的第一人选是吴用。吴用的职业是教书先生,满腹经纶,洞彻世事,却无从施展。在书馆里,吴用屡有惊人之举。他不教学生四书五经,反让他们代人写诉状,赚取的外快师生四六分成,而登门求取的状人络绎不绝。吴用认为,历朝历代,满纸的仁义道德,一肚子男盗女娼。书生如果只读死书,却缺乏生存智慧,真的就百无一用了。 吴用与晁盖并不陌生,但一向敬而远之。他对晁家最近发生的事情心知肚明,知道水有多深,不愿轻易涉足。所以,当晁盖邀请他出任师爷时,吴用拒绝了。晁盖早有准备,已经先一步买下了书馆,使吴用无处寄身。别无选择的吴用见晁盖诚恳,加之久已不甘平庸,于是答应下来。 吴用对形势的分析颇为中肯,与晁盖后发制人的想法不谋而合。在生辰纲的问题上,吴用积极建议晁盖有所作为。他认为,晁盖欲与黄氏、县府联盟抗衡,必须要有财力做后盾。生辰纲本就是不义之财,取之何妨!况且——照刘唐掌握的情报——生辰纲一旦有失,事发所在地官员削职查办。既劫了生辰纲,又可让袁知县和冯一刀在劫难逃。如此一来,一石二鸟。 大计已定,晁盖让刘唐进一步搜罗情报,自己和吴用物色帮手。根据吴用的推荐,两人前往石碣村找阮氏兄弟。 阮小五和阮小七正在集上卖鱼。他们早年跟吴用上过几天学,只会简单的数数儿。别人卖鱼按斤论价,兄弟俩不会算帐,按条卖。这么一来,买主反倒挤破头。别的鱼档被抢了买卖,过来找茬。阮小五口吃,理论不过,双方动了武。兄弟俩一个使缆绳,一个使扁担,对方人多,却靠不上前。晁盖远远看着,心里喜爱。 晁盖、吴用和阮氏兄弟来到湖边,阮小二正在打渔。阮小二渔叉使得绝,扎鱼一扎一个准儿。 晁盖有意试探:“叉鱼倒是富余,可惜旱地上没有鱼,只有人……” 话音未落,阮小二嗖地掷出渔叉,擦着阮小七的头皮准确钉在树上。 晁盖带领众人兴致勃勃回到庄上。刘唐自诩行伍出身,认定阮氏兄弟是来凑数儿的,为的是到时候多分几份儿。如果不是晁盖出面压下,刘唐和阮小五几乎当场动手。 按着吴用的缓兵之计,晁盖带着阮氏兄弟押运粮车来到县府,做出求和的姿态。袁知县很满意。 与此同时,吴用和刘唐来到赌馆。由于黄凤鸣许诺将部分赌馆收入贿赂县府,袁知县已经将赌馆交由黄氏家族经营。刘唐暗中放了一把火,吴用趁乱进入帐房,偷换了帐本。 县衙里,晁盖向袁知县暗示黄凤鸣瞒报赌馆的真实收入。吴用赶到,出示帐本,证明晁盖所言千真万确。知县大动肝火。晁盖趁机表示,如果县府一碗水端平,晁家明天将如数缴纳五千贯银钱。 当晚,黄凤鸣被县府召见,知道偷机不成蚀把米。无奈,第二天,他准备了五千贯现银,由黄达押车运往县府。 晁盖等人早有预谋。半路上,黄家的马车被阮小七作怪弄惊了,撇下黄达和庄客狂奔而去。远处,刘唐和阮氏兄弟正严阵以待,准备拦截惊马。眼看马车奔到了近前,刘唐逞能,抢先去拽缰绳,反被惊马拽倒拖着跑。如果不是阮小五身手矫捷,制服惊马,刘唐就惨了。由此,两人握手言和。接下来,他们偷梁换柱,把黄家的箱子换做一模一样另外几个箱子,然后赶着自己的马车满载而去。 黄达带人追上来的时候,惊马正在路边悠闲地吃草。他们以为有惊无险,继续一路来到县府。晁家的车已经等在那里。县府开箱验收,晁家是货真价实的五千贯现银,黄家却是假银真铜。 黄家失去了县府的信任,联盟关系开始松动。黄凤鸣知道一切都是晁盖从中布局。为挽回颓势,黄氏父子设计欲杀晁盖。晁盖已经听说黄凤鸣也要对生辰纲下手,决意将计就计,除掉绊脚石。 黄凤鸣假意议和,约晁盖外出打猎,同时被邀的还有袁知县、冯一刀。麦子刚割完,田野一望无际,正是打兔子的好时候。一行人手持弓箭,排成扇形搜索前进。不时有兔子惊起,仓皇而逃。晁盖的射术难以恭维,黄达却箭无虚发。 渐渐地,为首几人撇下随从,进了一片林子。队形散了,晁盖始终与时知县、何涛寸步不离。黄达和两名刺客隐在树后,瞄准了晁盖。与此同时,提前埋伏在林子里的刘唐已经瞄准了知县,并抢先突施冷箭。按照计划,晁盖及时保护了袁知县,冯一刀却被射中肩胛。众人包围了现场,搜出刺客,当场交代是受黄达指使,而伤人那枝箭确是黄家的无疑。黄氏父子弄巧成拙,有口难辩。眼看一切就要大功告成,却突生变故——刘唐被一条蛇吓得从藏身处钻出来,被当作刺客捉了起来。形势急转直下,晁盖也只得再做图谋。 生辰纲即将抵达郓城境内,晁盖等人和黄氏父子分别紧锣密鼓地筹备。麦收刚刚结束,收成不佳,但还要象往年一样举行祭神仪式,祈求来年风调雨顺,五谷丰登。仪式过后,道人为晁盖占卜未来。晁盖本不以为然,但道人所言也并非空泛。尤其说到北斗七星夜坠晁家屋脊,必有富贵,晁盖暗自称奇。 道人是公孙胜,云游四方,消息灵通。据他了解,为安全押运生辰纲,梁中书费尽心机,除了密令沿途府县协助之外,还明修栈道、暗渡陈仓,派先遣人员大张旗鼓扮作押运队伍,其实真正的生辰纲却在后面。根据这一情况,晁盖和吴用及时对计划做了调整。 黄氏父子却仍旧蒙在鼓里。这天的城外荒郊,当先遣队出现的时候,事先埋伏在这里的一群蒙面人杀出。不料,反被早有准备的袁知县与冯一刀带兵包围。原来,晁盖提前向县府通报——有人要图谋不轨。当发现是黄氏父子所为,晁盖佯装惊讶,而知县和冯一刀则急于向押运官表明立场,当场下令严惩。黄达与冯一刀火并而死。晁盖亲手将射死晁文的雕翎箭戳进了黄凤鸣的胸膛。  

晁盖电影完整版,www.2222bicom剧照

>晁盖电影完整版,www.2222bicom剧照1>晁盖电影完整版,www.2222bicom剧照2

晁盖电影完整版:晁盖电影完整版下载:晁盖电影完整版高清系列_www.2222bicom_涩撸玉网友评论

    
    Back to Top